设置

关灯

®òⓤsёщⓤ.ⅴìⓟ 605:亲我就放过你

    乔桥转身就走。
    她出了休息室的门,又走了两步,脚就像灌了千斤水泥似的,再也迈不动了。
    要放弃吗?
    可是,就像梁季泽说的,如果她走了,海蝶就彻底完了。或许不仅是海蝶,景闻还没上场,如果梁季泽像对海蝶似的再对景闻来那么几句,那乔桥几个月来的努力就全白费了,海蝶和景闻也基本可以宣告演艺生涯的终结。
    技不如人的失败可以接受,但这样的失败——
    乔桥死死咬住嘴唇,她真的不想对梁季泽低头,她现在烦他烦得要死,可无论多烦多讨厌,她也必须承认,梁季泽说得是对的。
    娱乐圈不是她这样没背景的人可以轻松出头的地方,多少人在这个圈子里打拼十几年都混不到导师的位子,凭什么她一个刚在星程进修了半年的人可以?其实她很清楚答案,只不过总是被她刻意忽略掉了。
    她自以为的那片天空,不过是宋祁言庞大羽翼下的阴影。
    打定主意,乔桥看一眼表,匆匆离开了。
    休息室里的梁季泽,听到外面远去的脚步声,微微动了动唇角。
    他摊开手掌,这双曾被无数粉丝称赞的弹钢琴的手,此时却布满了细小的创口,这些创口只有针尖那么大,却异常密集,大部分已经结痂,只有少数还残留着一点出血的红印。
    但仅仅是看着它们,梁季泽却仍然好似能感受到那尖锐的刺痛。
    奇怪的是,缝制那条裙子时他并不觉得疼,此时此刻,那些针眼才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翻江倒海地发作起来。
    梁季泽拿起旁边的手机,打开最近的聊天窗口,里面有一张助理发来的图片,是那个叫Mindy的女孩子吧?穿着那条本该穿在乔桥身上的粉裙子。ρō⒅.аsιа(po18.asia)
    她居然把裙子送人了。
    梁季泽闭上眼睛,他知道她不会穿,但哪怕这条裙子被扔掉,被剪碎,也比送人好得多。
    这是他给小乔缝的,别的女人凭什么碰它,凭什么穿它?
    她们也配?
    但梁季泽并不打算告诉乔桥,她什么都不知道最好,这样梁季泽也会有种自己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狼狈的错觉。
    还剩最后五分钟。
    梁季泽站起身,暗笑自己真是魔怔了,明知道乔桥不会回来,居然一直等到了现在。
    “咚咚。”
    有人敲响了休息室的门,梁季泽头也不抬地说了句‘进来’,下半场要开始了,来的多半是助理。
    “梁季泽!”少女清脆的嗓音突然响起,“我答应你的要求,但能不能先欠着?时间来不及了,等结束再还。”
    男人猛地抬起头,当他看清面前之人的衣着时,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。
    乔桥,穿着他亲手缝制的那条裙子,只不过来的有些匆忙,除了裙子还算看得过去,发型妆容都比较潦草。
    十分钟,能换好衣服再从艺人宿舍赶回来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    梁季泽贪婪地将乔桥上下扫视了一遍,似乎恨不得把她的样子刻印在自己的视网膜上,但即便这样,他仍然装作不在意的样子:“你穿这个干什么?”
    乔桥撇嘴:“不是你想看吗?”
    梁季泽:“我不想看。不过——穿着也没事,很适合你。”
    乔桥对他反复不定的脾气已经习惯了:“那刚才我说的,你同意吗?”
    “同意什么?”
    少女的脸又有漫上红色的迹象:“先欠着。”
    “哦,那个啊……”
    梁季泽没继续说下去,实际上,他在抓紧所有时间看乔桥,他甚至想给主办方打个电话,随便扯个什么理由都行,下半场再延迟十分钟举行。
    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    乔桥听见他这么说,总算松了口气。
    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提着裙摆就要走。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梁季泽舔舔嘴唇,“换掉它。”
    哈?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换?”乔桥被弄懵了,“你不是嫌我没穿才生气的吗?”
    “太隆重了,场合不对。”面不改色地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,“也不方便行动。”
    这样的小乔他一个人欣赏就够了。
    “哦。”乔桥倒是没多想,而且穿着长裙子确实不方便,不过刚要动手脱,又想起另一件为难的事。
    “我没带别的上衣。”
    穿得时候太着急,是脱了T恤直接拿裙子从头套的,所以虽然裤子是有,但上半身总不能光着。
    “穿这件。”
    说着,梁季泽从衣架上取来了一件自己的衬衣。
    乔桥抿了抿嘴唇:“这不好吧。”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男人极力让语气保持平稳,好像这是件多么正常的事,“现在哪个女人没有几件Oversize的衣服?”
    好像也是。
    马上就要上台了,乔桥没时间多想,如法炮制地把这件衬衣套到了身上。(因为太大了,都不需要解扣子)
    质地绝佳的真丝衬衫,穿在身上光滑又亲肤,唯一的问题就是有点大,下摆直接盖过屁股,袖子则挽了好几道才勉强露出手腕。
    而梁季泽不得不换了个怪异的坐姿,好让自己猛然发胀的下身不至于太显眼。
    他开始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了。
    这样的乔桥太诱人也太美味,他怕自己录制节目的过程中起反应,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不往台下看了。
    “要开始了,快走吧。”乔桥催促道。
    “亲我一下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梁季泽一动不动:“亲我,我就放过你。”
    乔桥尴尬极了,尴尬的同时也觉得挺莫名其妙的,刚才还一口咬定‘射出来才放过你’的人,突然改口‘亲我一下’,好比一头狮子改吃青草,任谁都会觉得奇怪。
    “不亲吗?”梁季泽语气危险起来,“我最后问一遍。”
    “亲、我亲!”乔桥小声嘟哝了句什么,飞快地走过去捧起梁季泽的脸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,又轻又快,硬要说的话,也就跟碰了一下没区别。
    “再来。”
    “啊?可是、可是要迟到了,等结束再说吧!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    男人斩铁截钉,乔桥没办法,外面的助理已经在拍门催促了,她只好踮起脚又在梁季泽嘴唇上印了一下。
    对面的人嘴唇微微热,让乔桥觉得梁季泽似乎也没她想象的那么不近人情。
    下半场开始。
    鉴于上半场结束时的诡异气氛,评委们纷纷低头不吭声,等着梁季泽对海蝶的表演做一个定性,然后他们就可以打分了。
    但影帝的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    “虽然唱的一般,但胜在感情真挚。”梁季泽双手交叉,慢悠悠地点评,“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 台下登时哗然。
    海蝶也懵了,他都做好了演艺生涯止步于此的准备,结果梁季泽居然说他喜欢?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喜欢,这是娱乐圈最牛逼的人说的喜欢啊!这两个字可太难得太罕有了。
    有了梁季泽的一锤定音,评委们也纷纷亮出分数,最后综合一下,居然是目前上场的选手中综合得分最高的。
    海蝶下台时脚步都是虚浮的,还处在震惊中没缓过来。
    乔桥当然知道其中缘由,只是心情未免又复杂了一些。
    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追求公平,追求正义,可她发现,在娱乐圈里,所谓的绝对公平是不存在的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完全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,处在顶端的人就是可以叁言两语地决定其他人的生死,不理解也没用,这就是游戏规则。
    以这种心态再去审视娱乐圈,所有潜规则和肉体交易就都说得通了。
    不找一个靠山,真的会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。
    景闻倒数第叁个上场,但乔桥基本不担心他,景闻身上最大的雷已经排掉了,只要他正常发挥,实力摆在那里,排到前叁名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    少年果然不负期望,发挥非常稳定,甚至因为中午的专访,他的歌声中还多了一丝悲情,最后拿下了全场的最高分。
    其他选手也非常优秀,能走到决赛的起码都有两把刷子,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顶级天赋型选手景闻,祖师爷追着喂饭就算了,自己本身还勤奋又努力,反正景闻唱完之后台上台下都是一副心服口服的表情。
    梁季泽对景闻则一个字也没点评,什么也不说,已经是对景闻最大的公平。